在华润置地(01109)花100万买商铺 合同上只写50万 销售:合理避税

深蓝财经 2020-04-29 11:16:58

外部竞争中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的华润置地(01109),最近受困于公司自己的项目。

先是被曝出涉嫌与万科、中海围标拿地,近日又有消费者在市长信箱中留言,自己在购买华润的商铺时被“骗了”。

成都华润二十四城·柒公馆的业主举报,因为新冠疫情期间“减租免租”,发现自己购买商铺时多花了一倍的钱。在自己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,一家在购房时从未出现的公司收取了巨额“服务费”,这笔服务费甚至比商铺本身的价格还高!

对此,销售公司方面却表示,早已将“服务费”问题告知业主,合同是在“你情我愿”的情况下签订的。

华润置地的项目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花100万买商铺,合同上只写50万

销售:合理避税

“50万的服务费!他们到底服务了我什么呢?”

业主文女士愤怒的表示:“如果商铺本身价值就是100万,那我也接受。问题是商铺的价值只有50万,还有50万被‘中介’公司收走了,而且是在我们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收的!”

发生纠纷的楼盘,是成都华润二十四城·柒公馆,位于成都市成华区二环路东三段双庆路。开发商为华润置地(成都)发展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成都华润”),物业公司为华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,两家公司均属于华润(集团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华润集团”)旗下地产板块。

目前,我国共有央企97家,华润集团正是其中一家。1996年,华润集团旗下城市综合投资开发运营商华润置地(01109)在香港联交所上市。

文女士称,正是出于对央企的信任,才毫无顾虑的购买了华润二十四城的商铺。

文女士表示,华润的售楼处就在自己家附近,她一直认为商铺是由成都华润直接出售的。当时售楼处的工作人员,也都自称为华润的员工,并介绍称:二十四城一楼规划为临街商铺,将会引入屈臣氏等大型连锁品牌;负一楼则规划为全餐饮。业主买下商铺后,可以再签署一份“包租协议”,公司方面会负责商铺的出租,租金为90-140元/平米,期限5年,每两年租金单价递增10%。期间业主什么都不用操心,等着收租金就行了。

于是在2018年11月,文女士支付了109万元,买下一间52平方米的地下商铺,在整个购买过程中,文女士都认为该商铺是由成都华润销售。

△聊天截图,销售人员自称为华润置业顾问。(图片由业主提供)

签订合同时,被告知要先交钱,后签合同。于是文女士现金支付了10万元定金,之后又一次性刷卡支付了97万的尾款。

△聊天截图,房款总价109万。(图片由业主提供)

然而签订合同的时候,合同上的金额并非109万,而是51万。文女士称,当时销售人员给出的解释是,帮助买家合理避税,因此在合同上只签一半的金额,但是商铺的价值就是一百多万。

△房屋预售合同,合同中金额为51万。(图片由业主提供)

“当时非常信任他们,既然他们说可以避税,又是合理的,我就接受了。”文女士说:“再说签合同的时候钱已经交了,感觉再纠结也没什么用了啊。”

2019年底,商铺交房;2020年3月,本以为可以开始收租的文女士却接到华润物管的通知,称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,要求业主减租,减租幅度近50%。

文女士认为减租幅度过大,要求协商,但租金的问题,物管也不太清楚,让她自己问一问其他业主。

询问之后,文女士被拉进了一个微信群,此时她才发现,原来早在2020年1月,已经有业主开始维权了!而维权的重心,远不止租金这么简单。

“中间商”收取天价服务费

华润置地偷税漏税?

实际上,华润二十四城·柒公馆的商铺,不是由成都华润直接销售,而是由渠道商成都墨聿企业管理中心(以下简称“成都墨聿”)负责销售,而成都墨聿又将其转手给了成都途安房地产经纪公司(以下简称“成都途安”)。

深蓝财经通过查询可知,这家成都墨聿属上海墨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,与成都途安是关联公司,两家公司的大股东都是蒋伟。

在维权的过程中,文女士等业主才发现,原来自己缴纳的100多万房款中,仅有一半金额是真正的房款,转入华润公司账户下;另外一半,则转入了成都途安账户下。成都途安收取的这笔钱,被公司方面称为“服务费”或者“中介费”。

“我当时实在太大意了,签完合同之后没再看,直到今年3月我才重新打开来看,发现不仅合同上只写了51万,连收据都只有51万!”文女士称。

△购房收据,显示楼款为51万。(图片由业主提供)

“本来看中华润是央企,才购买了商铺,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么多公司参与其中,也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服务费,他们之前说的就是合理避税。”文女士称:“而且什么服务费能比房价还高啊!”

根据其他业主提供的收据,甚至有业主购买的商铺价格为58万,而成都途安收取的“服务费”则高达128万!

相关推荐